太原新闻热点联盟

辉县女孩控诉二十年杀人冤案新进展(组图)

北国春秋 2020-11-25 13:40:13

作者:万春芳

   被害人家属在辉县法院门口等待开庭

备受关注的辉县市南寨镇20年杀人大案于2017年3月13上午九时三十分有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在辉县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害人及被告人家属均按时到庭参加了旁听。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被告人秦xx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05年4月26日经辉县人民市检察院批准,于2017年5月28日被辉县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本案由新乡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秦xx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7月25日向新乡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万春芳和母亲、弟弟、妹妹及聘请的两位代理律师在庭前合影留念

   庄严的法庭上,公诉机关、被告人、被害人家属及双方辩护律师就案件的事实和涉嫌的罪名在法官的主持下充分地发表了意见。被告人秦xx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表示了悔意,但对赔偿问题没有明确态度。审判长询问被害人家属是否同意调解?

万春芳明确回答:自从我父亲被杀害,直到今日开庭,20年了,被告人都没有说声“对不起,我错了”,因此,我们不同意调解。          

                     案情简要回顾

 1997年6月11日,被害人万广庆在自家农田干活时因纠纷被本村青年秦xx杀害后逃跑。之后,整整20年一直没有被抓获。其女儿万春芳和她的亲友们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凶手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

              案件破获后万春芳给公安机关赠送锦旗

 2017年3月,万春芳自己把20年来追凶的经历写成文章发到网上,没想到一下引起了轰动,仅一两天时间经网友转发,阅读量就突破10万人次。辉县市公安局也猛然感到了压力,及时发布了追逃公告。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李晓磊从网上获知万春芳的苦难经历后,迅速与万春芳联系了解情况。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实地采访,及时发表了相关报道。随后,《中国青年报》、《新京报》、《华商报》等全国多家媒体纷纷予以报道,案件影响越来越大。非常可喜的是,就在广大网友和受害人家属质疑媒体的报道会不会督促案件有突破性进展时,5月26日,被害人家属意外地获得凶手已落网的消息。

受害人万广庆

    时间对我来说,不知道是快还是慢,二十年来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我经常有恐惧感,害怕更多的不幸发生在我身上。很庆幸,我没有崩溃,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计划用余生来完成的艰巨任务。

    记得二十年前父亲被杀的第二天早上,姑姑让我看一眼父亲的时候,父亲眼里含着泪,眼睛是睁着的,我摸着父亲的脸哭着叫他闭上眼睛,可是任凭我怎么呼喊也得不到他的回应。我想当凶手秦朋刺向他心脏的瞬间,他一定在想:“我走了,我的妻儿怎么办?” 记得爷爷含着泪抱着头蹲在地上那无奈的表情,虽然那时候只有十五岁,但也知道他心里一定很难受。我用尽全力想把爷爷抱起来,可任凭我怎么用力他也站不起来。记得奶奶和妈妈哭的死去活来还必须挺住的样子。记得我那可怜的“傻妹妹”还不知道父亲永远的离开我们了,还跟小伙伴们一起去路上捡小麦。

     记得父亲被杀的第二天上午,公安民警带法医去做鉴定,我们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也不晓得谁是负责领导,就当着村里那么多人面给他们跪下来,祈求他们能为我们做主。我们不知道去了派出所多少次,却不知道刑事案件不属于他们管。不知道去了公安局多少次,连找谁都不知道。记得案发后我们全家人都在堵塞路口,派出所人却躺在凶手家里睡觉,连凶手的照片都是我们提供的。可见我们是多么的无知呀!

     记得第一次发微信朋友圈之后好多人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有关心鼓励的、有提供线索的、有提供领导号码的,还有很多很多·······虽然有的并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但内心深处真的很感激你们,感谢你们的每一次微信转发、来电和短信。无论是好心的还是恶意的。记得有天早上四点有人打电话过来问了下情况,说可以帮我,让我等消息,并自称是公安处六处的。还接到很多类似的电话或短信,当时我信以为真碰到了救星。虽然之后证明这只是恶作剧,但是还是挺感谢他们的,是他们让我天天活活希望中。

       感谢得知我遭遇关注和采访我的每一位媒体记者,你们对我的帮助和关心我都铭记在心。太多的记忆其实我并不想记得,多想这些事情从不曾发生。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

     转眼间抓获杀父凶手秦英永(秦鹏)已经五个多月了,我知道有很多好心人都在牵挂我们,期待着案情进展,判决结果。真的很抱歉,没有及时回复各位好心人。真的真的很感谢各位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关注支持帮助我的人,你们好:

        首先感谢微信平台、万能的朋友圈,让好心人知道了我家的遭遇并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让我收获了很多的信息,找到了《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李晓磊。感谢李晓磊记者向大家写出了我家的故事并做了报道,感谢《华商报》记者刘苗的采访,感谢《新京报》刘珍妮记者的采访,感谢正在采访中的记者,感谢各大媒体的关注,感谢各大网站的推广和支持,感谢亿万网友正义的呼吁,感恩有你们的帮助,还需你们持续关注和支持,我及我们全家人跪谢!!!


                                                                                               需要你们的人:万春芳



冤死的父亲:

       您好,远在天国的您过的还好吗?您的胸口还疼吗?头还疼吗?您的女儿真的真的很想您,您一定也很想您的妻儿和亲人吧!您不在的这二十年,女儿真的很累很累。您给女儿的责任和任务太重,女儿完的很辛苦。偶尔也会怪你,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保护不了自己,让他把你置于死地。你躺在那里“舒服”了,知道女儿很累吗?常在梦里梦到你说你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会经常来看我们,会看着我们长大。还梦到你在那个世界过的很好,可以请假来看我们。你那么好一个人,我想他们也一定很喜欢你,赏识你。你在天国一定也知道有那么多好心人在帮我为你伸冤吧,放心!女儿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女儿经常会想起小时候过的是多么的快乐,你那么疼我、爱我,以我为骄傲。二十年前,你舍得18元给我买个头花,舍得100元给我买件妮子大衣。现在的我成了两个孩子的妈,知道那是爱女儿的方式。如果您现在还在,我们一定很幸福!今生父女缘份太短,下辈子还做您的女儿!

                                                                                                 想您的女儿


凶手秦英永及家人:

        你二十年苟且偷生的日子过得还好吗?你现在一定有妻儿了吧?他们知道你是杀人犯吗?秦英永,你爸跟你哥很爱你,包庇你,给你出主意,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你。我不相信我爸有那么傻,舍得离开他的儿女,自己躺在那里让你骑着他杀死的?如果你及你的家人还是人,拍拍你们的心问问,我爸怎么你们了,我爸那么好一个人,你们怎么就能下此毒手,将他一刀匕命呢?这么多年你们从来没有对你们所犯下的错有半丝的悔改。人生轮回,欠我们的总得还,即使这一辈子都找不到你秦英永,你下辈子一样得还。这么多年你一定很怕警车吧,你一定也知道我们在找你吧,回来吧,我在等你来了结今生的恩怨。


                                                                                                找你的人:万春芳


辉县公安:

        事到如今,不知道该从那里写起,首先还是给你们说一声“ 警察叔叔,你们 辛苦了”。二十年的辛酸,二十的青春,二十年意味着什么,15岁的我受到如此的重创该是多么的恐慌,凶手秦英永不仅杀了一个父亲,更杀了一个女儿一辈子的幸福。给我们家庭带来的伤害是任何东西都弥补的。当时办案民警、特警队长、主管副局长、局长有没有责任,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们说了算,是法律说了算。有没有责任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跟现在的你们没有关系。很多网友在质疑你们发的公告,凶手秦英永没发照片,杀人犯秦英永还称呼秦某。警察叔叔,用把劲吧,把凶手秦英永抓回来,来弥补当年那些办案人员猖狂的行为,不把我们当成人,当我们的面跟帮凶握手,当我们的面跟帮凶有说有笑,让帮凶给某些民警洗衣服。我不祈求你偏袒我,但求你们办任何案子都别无原则的去偏袒谁。办案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让我敬佩的李桂英阿姨追凶17年,媒体曝光后17天抓到凶手,我追凶二十年,警方破案需要多长时间?期待结果!!!


                                                                                                          冤民:万春芳

各位网友,你们好,我们真的是被逼无奈,二十年冤案得不到解决,申诉无门,只能求助于社会。首先感谢各位好心人的同情、关注和支持,现在河南省辉县市公安局已经做出回应(即下图),还需各位好心人继续关注。好心人看了我的冤情纷纷来电、微信、转发、支招、鼓励。在此我及我们全家都表示深深的感谢,有你们的支持我一定能为我父伸冤,跪谢!!!再次感谢微信平台、印象华夏网、中国社会监督网、中国城事新闻网、中国聚焦新闻网,感谢他们的推广和支持!!!

以下是我父万光庆被杀详情:

我叫万春芳(系死者万广庆长女),35岁,汉族,身份证号:410782198201085326,联系电话:15090387807,现住河南省辉县市南寨镇坝前村。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一日下午五时许,我的父亲受害人万广庆(已死亡)和邓改花、苏海瑞帮万伟国收小麦。发现秦英永(秦鹏)开三轮车放大路不走,偏从我家耕地驶过轧压青苗,万广庆说他几句,秦英永(秦鹏)却挑衅开车故意在我家地里来回乱轧。我父万广庆和万伟国用人推车拦住三轮车,为此,秦英永(秦鹏)和万广庆扯拽起来,此时,我叔万广富闻讯赶来劝解二人,但秦英永(秦鹏)仍不罢休,放开我父就向万广富扑去,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将我叔右臂刺伤,我叔嗯呀一声并喊:“哥快跑,秦英永(秦鹏)手里有刀”,万广庆转身就跑,但被秦英永(秦鹏)之父(秦迷群)用三轮车摇把夯住头部,同时秦英伟拿镢头抡住腿部打翻在地,秦英永(秦鹏)骑着万广庆用匕首朝心脏猛刺,致我父万广庆当场死亡。后秦英永(秦鹏)在秦迷群和秦英伟的掩护下逃跑,本村民洪合玉去追赶凶手秦英永,却被秦英伟恐吓阻止。秦英永(秦鹏)、秦英伟、秦迷群三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的共犯。就这样,我可怜的父亲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也没顾得上再看一眼他的儿女们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时他年仅41岁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那时我母亲38岁,因受刺激无法正常生活,天天以泪洗面,哭得死去活来。15岁的我被迫辍学去南方打工,必须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年迈的爷爷和奶奶承受着丧子之痛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和妹妹,那时弟弟10岁,妹妹才6岁,他们两个也因此而吓得性格孤僻,不善言谈。这二十年我们一家是怎样过来的,可想而知……

总编辑:楚国农夫

微信号:nrawbz1215

本期推荐:

【组图】走向消亡的中国农村!

人,有时比狼更可怕!

“九·一三事件”林彪专机飞行员的最后10小时

山西地下埋藏6万具白骨 生前被摧残致死 是什么人干的!

杨振宁一家四口人关系,彻底崩溃14亿国人

二胎遇冷,鬼知道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Copyright © 太原新闻热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