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新闻热点联盟

【他山之石】海湾战争后,美国陆军如何转型

中国陆军 2020-11-17 10:12:21

波斯湾惊人的胜利理所当然地使美军洋洋自得。美军的装备,特别一直是陆军现代化核心的“五大件”表现卓越。精确制导弹药的效能令人惊叹,成为军事变革的先兆。传统道德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美国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官兵的职业精神、严格训练和技术能力得到充分展现。一代人对于军官和士官职业培训研究所付出的努力,也是越南战争后以来更大范围复兴的一部分,得到了回报。美国军官始终表现出色,美军士官则独一无二。然而,缺陷不可避免。部署缓慢使最早抵达的部队在长时期内处于易遭攻击的不利境地。战场管理和感知并不完美,发生多起混乱和误伤事件。实际上,误伤事件造成146名阵亡官兵中的35人死亡,在467人受伤中占到72人。在近一百小时的地面战中,后勤保障的压力达到了令人不安的顶点。战场感知的缺陷和后勤保障的不足限制了精确制导弹药真实价值的发挥。美国陆军显然直接依靠预备役部队,在许多情况下这些部队都没有足够的补给。战后行动不但仓促,而且参差不齐。下面我们将讨论这些缺陷,这也是美国陆军转型的主题。(启示:战争实践检验是影响陆军转型的重要因素之一,战争实践中暴露出的诸多问题,进一步明确了陆军转型的能力需求)



面对绝对优势的伊军装甲和火力,最先抵达伊拉克的美军伞兵旅戏称自己为“减速板”。尽管后续的空降部队和作战飞机迅速飞抵波斯湾的几个机场,但只有数周后,当海运的第24机械化步兵师抵达才稳定住了局面,建立起成功的前沿防御。只有当强大的M1坦克驶过沙特码头时,五角大楼的策划者和战场上的官兵们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与以前相比,构建“沙漠盾牌”的进度更快速,也更高效。美国从来没有经历如此快速的冷启动。这一历史细节并不完全令人轻松。这段易遭攻击的时间窗口使萨达姆具备了巨大的相对优势,只不过他没有胆量对其加以利用。空运抵达的部队太过轻型,难以在开阔地面上与强大对手匹敌,通过海运到达的部队则需花费太长时间。一个重型师及其配套装备所需的巨额运输量这就更不用说了。海军和美国商船海上运输能力的不足,使得必须依靠其他手段提供补给。在两次世界大战和越南战争期间,盟军部队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足以供美国军队部署。冷战期间,前沿部署的重型装甲部队将在增援部队到来前承受苏军的攻击。“沙漠盾牌”行动中,前沿部队并不存在,盟军完全处于劣势。在美国的历史经验中,如果萨达姆提前发动攻击,似乎只有朝鲜战争最初几个月的被动情况会与之相似。启示:重型机械化师及其配套装备所需的巨额运输量,超出了美国海军和商船的海上运输能力。在战争初期面对美军空降部队,伊军拥有类似朝鲜战争初期人民军那样的绝对优势地面机动作战能力和火力,却并无法取得歼灭“史密斯”特遣队那样的战果,除了战略决策的问题之外,其本身的非正义性也是重要影响因素)



尽管在“沙漠风暴”期间的战场管理和感知能力有所提升,但还是不能适应部队的机动速度和武器射程。战略情报依靠外部机构向陆军提供,例如中央情报局(CIA)、国防情报局(DIA)和国家安全局(NSA)等,他们及其服务之间的协调并不完美。在静止状态下,师及以上级别司令部依靠数字化的移动用户设备(MSE)和基于卫星的通信手段,师以下级别的通信则依靠易受地形干扰和范围有限的各种古老的无线电台。在前进速度较低的情况下,移动用户设备和卫星节点以蛙跳部署的方式能够满足需要,为司令部无线电通信提供可靠的网络。当前进速度加快时,移动用户设备和卫星节点需要反复撤收、转移和架设,使得有效的通信链路被拉伸成断点,而无线电中继却难以弥补不断扩大的间隙。最终引入的商用天基全球定位系统(GPS),极大地增强了部队确定自身位置和在无特征沙漠地域导航的能力。部队位置的报告主要还是依靠无线电台,然而高级司令部作战中心内对部队位置的跟踪,主要还是依靠红蓝铅笔、部队标号和纸质地图。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都是一直如此。GPS很少在排以下层级使用,因此没有能够实时确定单车位置的途径。尤其是后勤保障车辆可能既没有无线电台,也没有GPS。由于通信系统不完善,车辆散布也越来越广,整体共享的战场态势图变得逐渐模糊。后来对共和国卫队的追击和扩张战果也变得十分无序。先进的传感器、瞄准镜和弹药使得士兵们能够在被发现距离之外攻击目标。实际上,混战中的所有旅都发现了误伤或者说自己对自己开火。误伤在美军和英军伤亡中所占比例很高。在较高级别,整个部队都会消失在战争迷雾中。最著名的战场信息误导也许应该是,诺曼·施瓦茨科普夫上将误认为萨夫万机场已经被美军地面部队占领。在全世界关注下,他将其指定为与伊拉克签署停火协议的场所,但后来才发现该机场一直被伊军占领。停火一段时间后,距离最近的美陆军旅才闹剧般地将伊军从该机场驱逐,成为重大的新闻事件。启示:信息技术的军事应用还很局限,师以下战术层面的数字通信能力还是空白,这也成为战后数字化部队建设的重点)



在100小时的地面战中,误伤的顾虑使得美军的机动作战小心翼翼。地面进攻也因后勤保障的原因也达到了顶点。M1坦克的燃油消耗巨大,约为2加仑/英里(约4.7升/千米),数万辆其他车辆也需要油料。为确保油箱保持在最佳填充水平,各重型战斗营和作战旅每隔70千米左右就要补充油料。战斗营随伴有建制内的现代化重型宽体战术机动卡车(HEMTT),承担油料、弹药和其他用品的补给。虽然补给车能够保持与装甲车辆相应的前进节奏,但其中的油料车在用尽前却不得不返回加油站。为了保障重型宽体战术机动卡车,向前推进的流动式加油站要依靠旅、师和军辎重队中的老式卡车对其提供补给。当然也可以选择使用沙特边境以南的固定式加油点,但其与第7军和第18空降军的前锋营的距离在不断增加。油料补给跟不上部队在沙漠中的越野进度,在战争最后的几天里,穿越巴士拉公路的M1坦克群“行进在浓烟中”。弹药补给的问题则与之相反。战斗营根据对历史上弹药消耗水平的预测,在战车内载有一个基数的弹药,随伴的满载HEMTT补给车也携行有一至两个基数的弹药。根据美军射击条令,摧毁1辆敌方车辆通常只需1发炮弹,伊军抵抗的崩溃导致剩余了大量的弹药。它们占用了本可以运载其他补给品的宝贵运输空间。最值得注意的是,部队携行第九类补给品(备附件)的数量较少,通常不能满足需要。美国陆军采用模块化的线式可更换部件(LRU),例如更换发动机后交由上级维修,而不是现场维修,从根本上增加了规定携行物资清单(PLL)所需的运输量。虽然美陆军在整个地面战中都保持了高的车辆可利用率,但在最后一小时因维修件缺乏,可用车辆已经空空如也了。总体的后勤保障困难可以部分归因于简单的数学问题,即要在一个敌对的环境中,远距离快速投送大量的消耗品。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信息滞后的问题,部队没有实际可行的方式来快速预测和准确上报详细的消耗率。对于快速运动中的补给品,保障基地难以精确统计,及时满足新的需求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有各级都倾向于为了“以防万一”而储备大量各类补给品,并携行在大规模的车队后面。战区一级则倾向于在保障基地储备“钢山”。事实上,美国陆军战区的高级后勤军官曾将其回忆录取名为《移动的山》。启示:综合保障的巨大压力反映出在敌对环境中,远距离、精确、快速地投送大量消耗品的困难。类似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面临的问题要得到根本解决,恐怕还有待物联网、增材制造等技术应用的普及)



精确制导弹药有其局限性。当时其价格高昂,最便宜的也有5万美元,有的高达数百万美元。用价值100万美元的导弹打击价值1万美元的卡车是没有经济意义的。同时,当战斗损耗使有限的战区库存降低到威胁战略储备时,也失去了战术意义。精确制导弹药最好用于对付高价值目标。激光指示器、电视制导和地形匹配雷达易受大气状况的影响,也会因植被的影响而削弱其功能。幸运的是,大部分战斗发生在空旷沙漠中,这些设备受到的影响不大。精确制导弹药确实需要精确地识别目标,但关于这类目标识别、跟踪和排除的程序还不成熟。这种不成熟最显著地表现在西部沙漠地区的“猫捉老鼠”行动中,萨达姆从那里向以色列发射飞毛腿导弹,而联军则为了竭力防止以色列被卷入战争,匆忙摧毁伊军导弹发射车。导弹发射车是运动目标,很少在可识别的阵地上停留足够长的时间,因而难以被卫星、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J-STARS)或其他空中侦察设备发现,以便对其实施致命性打击。有时,40%的空中力量都用于压制伊军导弹,但收效甚微。地面部队指挥官因担心误伤,往往不乐于让空中打击力量保持在其部队上方。不管怎样,对于在坦克和炮兵观察射击保护伞下的地面部队,这种空中打击似乎是多余的。启示:战场感知的缺陷和保障的不足限制了精确制导弹药真实价值的发挥)



在“沙漠风暴”行动期间,现役陆军的数量规模达到了871,948人,其中60427人为转服现役的国民警卫队成员,79,118人为转服现役的陆军后备队成员。部署到西南亚的227,800名美军中,37,692人为国民警卫队成员,35,158人为陆军后备队成员。在早期的战争中,预备役力量通常是作为逐步增加的动员力量加入到参战部队。在“沙漠风暴”行动中,预备役力量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预备役人员和部队及其技能弥补了现役部队数量的不足。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陆军后备队和国民警卫队成员是与转服现役的部队一起参战的,而非单独应召。国民警卫队和陆军后备队的表现总体来说是成功的,有力地证明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出台并不断改进的总体力量政策是有效的。然而,这是自朝鲜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预备役力量动员,由于通知发布、个人意愿、体格检测和部署等原因引发的问题在所难免。预备役人员的特权和薪资方式也引起了现役部队军人的不满。预备役人员的家庭散布地域广泛,并不集中在大型基地附近,因此家人的支持成为重要问题。尽管预备役力量根据已有的动员计划立即投入战备,但当预备役旅整体作为现役部队师的一部分时,其准备部署的速度与现役部队仍然有相当差距。大量预先指定用于特定任务的“拱顶石”部队以及现役部队司令部也出现了战备不足的问题。一份关于资源和战备的战后评估报告甚至坦率地指出,预备役力量对于战争胜利的重要性超过了最早部署的部队。启示:预备役力量有效地满足了战时对于作战力量的高峰值需求,预备役力量平时战备水平的提升仍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截止停火,联军已解放了科威特,并占领了伊拉克相当一部分领土。战后行动总体上是草率的。由于拥有友好的民众、提供帮助的盟国、富裕的东道国资助和国际支持,联军在科威特的表现尚可。联军面临着重大挑战,包括扑救伊军撤退时点燃的油井大火,清除雷场和未爆弹药,重建基础设施和处理难民。在沙特阿拉伯的难民也被证明是一个问题,美军1个步兵营几乎是一夜之间在拉夫哈附近建起了难民营。伊拉克的局面则要棘手些。在伊拉克政府同意并遵从停火协议之后,美国、英国和法国部队仍保持驻军以推行强制外交和油田警戒。联军部队与当地民众的合作甚少,基本上位于封闭的营区。政权更替并非是联军的战争目的,美国虽然没有直接鼓励,但似乎极为赞同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穆斯林和北部的库尔德人反抗现政权。美国的逊尼派阿拉伯盟国认为什叶派是伊朗的代理人,不主张介入其行为,土耳其的选择也受到了库尔德斯坦问题敏感性的限制。当东山再起后的萨达姆政权屠杀什叶派穆斯林时,联军袖手旁观,他们对库尔德人的救助更为迟缓,也很有限。萨达姆接受了停火条件,其政权得以保存,联军撤出了伊拉克。启示:与除伊朗之外的大部分中东国家一样,萨达姆政权属于逊尼派,虽然在国内是少数派)

内容编译自《凯芙拉军团:美国陆军转型1989~2005》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中国陆军(ID:army81cn)

作者 | 军团长幕僚室公共号   张新征等

刊期 | 20181176期

本期编审:钱晓虎


值班编辑:韩  成 李 华    陈   曦

责任编辑:赵林孟    


Copyright © 太原新闻热点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