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新闻热点联盟

跟踪 | 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的战争

走向智能论坛 2020-11-19 16:49:36

关注 走向智能论坛 ,与我们同行!

小智的话

下一场大国战争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次战争,它可能会打破我们关于现代战争性质的一切认知。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全新的,其特点是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第四次工业革命各要素之间的协同作用已经多种不同的方式改变了21世纪的战场。本文来自:全球技术地图,文章原名“WAR IN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作者DAVID BARNO, NORA BENSAHEL,编译IITE,由《走向智能论坛》小智整理并推荐阅读。

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的战争


对战争的研究总是严重依赖于对过去的战斗的仔细审查,以找出那些尚未被发现的教训。但在当今世界,这一重要的历史窥镜应该增加一个关注未来的镜头了。


即将卸任的中国将军何雷最近在新闻媒体上表示,与美国相比,中国最大的军事弱点是它从未打过一场真正的战争。他指出,中国日益先进的武器、喷气式战斗机和军舰都没有在真正的战斗中进行过测试。而且,庞大的人民解放军仍然在依靠义务兵,而不是像美国军队那样拥有长期服役的专业人员。他认为中国军队“将充满疑虑,直到他们投入真正的战争。”


但这位坦诚的中国将军只说对了一部分。毫无疑问,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像美军,尤其是像其领导人一样,拥有深刻而广泛的战斗经验。美国高级将领大多曾在海外实施过两到三次、四次、甚至更多的作战行动,包括从传统作战到长期镇压游击队的叛乱行动,以及针对恐怖组织的持续打击行动。


然而,美国深厚的实战经验也带来了一些隐患。正如我们最近所写的,对于下一场战争的假设和预期常常受到近期经验的深刻影响,因为过去往往是引导我们思考未来的潜意识罗盘。对下一场战争的思考很容易受到过去经验的限制,这是一种自然的倾向,即线性地思考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并被已经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但是,下一场战争,特别是在大国之间的战争,很可能与过去的战争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它可能以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展开,迅速突破哪怕是最富有创造力的军事思想家的学术界限。下一场大国战争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次战争,它可能会戏剧性地扰乱我们关于现代战争性质的一切认知。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在几年前就对第四次工业革命作出了著名的描述。前三次工业革命是众所周知的。第一次,从1760年到1840年,它带来了蒸汽机、铁路和机器制造。第二次,大约从1870年到1914年,给了我们带来了电力和大规模生产。第三次,也通常被称为数字革命,涵盖了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给人们带来了半导体、电脑和互联网。第四次工业革命始于2000年左右,并建立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之上,利用数字世界在现代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了越来越普遍的影响力。


施瓦布令人信服地指出,这场新的革命不仅仅是前一个革命的延续。他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全新的,其特点是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在量子计算、生物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纳米技术等多领域的技术突破——尤其是它们之间的协同作用——正在深刻地重塑几乎所有形式的人类工作。此外,这场新革命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正以指数速度发展;其影响的广度和深度是前所未有的;它也正在以前所未有方式扰乱和改变公司、工业、国家、甚至人类社会。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全球效应和破坏力都将是前所未有的。



施瓦布的书引发了一系列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如何影响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有趣讨论。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一讨论似乎没怎么渗透到美国军方,并影响到美国对未来战争的思考。在一个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特征的世界上打一场战争意味着什么?要赢得胜利需要什么?


正如它将扰乱和重塑社会一样,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改变战争的性质。正如克劳塞维茨多年前指出的那样,战争的根本性质可能会保持不变,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战争的战斗方式也在不断变化。第四次工业革命各要素之间的协同作用已经以几种不同的方式改变了21世纪的战场:


太空和网络。这两个相对较新的领域是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出现的,但是在战争期间却从未得到充分的讨论。没有经验教训的文件,没有需要研究的历史性战争,也没有关于这些领域的战争可能会如何发展的先例——更无法知道它对现代社会将造成多大的破坏性伤害。而且在这些领域的任何战斗也将阻碍,甚至削弱美国军方在传统的陆海空领域的作战能力,因为当今重要的通信和其他支持系统几乎完全依赖于太空卫星和计算机网络。



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自主武器和机器人。这些领域的一些最杰出的领导人都公开警告过在一个无约束的环境中存在的危险。由这些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支持的军事行动可能迅速展开,以至于人类将被排除在作出有效应对措施的决策周期之外。让智能机器作出传统意义上屠杀他人的决定充满了道德风险,但想要在未来的战场上生存下去,或许必须这么做,更别说想要赢得胜利了。对手将争先恐后地使用这些能力以及它们可能带来的强大的作战优势。


质量的回归和防守优势。T.X.哈姆斯指出,近几十年来,美国军方一直在用质量换取精确,从而使规模较小的部队能够成功地使用制导武器进行战斗。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将使广泛的战争参与者获得前所未有的大量廉价能力,这是他们以前从未有过的,特别是通过增材制造(又称3D打印)的进步。这意味着美国军方必须放弃目前数量惊人的昂贵又“精致”的武器系统,转而使用规模更小、更智能、更便宜的武器——尤其是拥有大规模破坏性力量的自动无人机。哈姆斯还认为,这些武器“可能会使防御成为战争的主要形式”,因为它们会使“域名拒绝比域名使用更容易”。



新一代高科技武器。美国及其一些潜在对手正在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应用到一系列创新的武器系统中,其中包括轨道炮、定向能武器、超高速射弹和超音速导弹。这些新型武器将极大地提高常规武器的速度、射程和破坏力,其程度超出了以往的想象。然而,美国军方仍然在很大程度上过度投资于建立在20世纪晚期技术基础上的遗留系统,这些旧的技术将与最新技术瓜分稀缺的国防经费。然而,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崛起大国有着明显的新动力优势。他们可以纳入最新的技术,而无需承受支持较老的系统和推动这些旧技术的军事工业集团所带来的巨大财政负担。这一挑战因美国采购体系的崩溃而严重加剧,在美国,新武器系统的开发时间往往跨越数十年。


未知的X因素。由朋友和敌人开发的秘密技术很可能会在下一场大战中首次出现,而且你不可能预测到它们将如何改变战场形态。它们可能使目前的武器无法使用或完全过时,或向一方提供意外的战争胜利能力。完全有可能的是,在下一场战争的第一天,已经有某一方秘密保护的技术被破坏了。往常战争的迷雾将变得更加浓重,也将给美军带来各种未曾预料到的、陌生的挑战。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特点表明,我们正处于战争性质发生深刻变化的边缘。虽然下一场重大冲突毫无疑问将展现战争中所有的人类特质,但战争、武器和战术可能完全是前所未有的。今天的军官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即将结束一个漫长的时代,也即将踏出“知道如何作战”的舒适区。


对战争的研究总是严重依赖于对过去的战斗的仔细审查,以找出那些尚未被发现的教训。但在当今世界,这一重要的历史窥镜应该增加一个关注未来的镜头了。关于未来战争的虚构作品可以帮助军事思想家摆脱线性思维所带来的心理约束,并识别出未来战场的意外动态、威胁和挑战。《幽灵舰队》,《自动勇气》,《杀戮决定》以及其他许多故事都能帮助富有创造力的军事领导人想象出难以想象的情景,并想象出下一场战争的结局如何以过去未曾发生过的方式展开的。这将有助于确保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场战争不是由于想象力的失败造成的,就像9/11袭击事件时那样失败。



对美国军事领导人来说,适应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战争性质的变化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随着这个时代巨大的颠覆性潜力的展现,这一挑战在未来几十年中将只会增加。长期以来的教义信仰、个人的战斗经历以及珍贵的昂贵武器装备都可能需要被搁置在一边,以便客观地评估在未来几年中如何作战和取胜。何雷将军可能认为中国军队最大的弱点是缺乏现代化的作战经验,但是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军队——甚至是经受过战斗考验的美国军队——对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将会产生的战争类型有任何经验。美国军方领导人必须不断鞭策自己以最具创造性和最无拘束的方式思考如何为未来的战场做准备。在面对那些成功利用即将到来的剧变的对手时,我们如果只是简单地对当今传统作战系统和流程进行渐进式改变,可能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点击“阅读原文”跳转“英文原文”


声  明

本文来自:全球技术地图版权归原作者和译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由《走向智能论坛》微信公号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1、跟踪 | DARPA 科技创新的管理实践与经验启示

2、跟踪 | 布鲁金斯学会:《人工智能改变世界》报告

3、跟踪 | 美国智库CSIS:《迎接中国的挑战》研究报告

4、深度 | 《美国国家机器智能战略》报告解读(附报告原文下载)

7、俄罗斯智库 | 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现状及应用前景

8、跟踪 |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全译本)

9、智库跟踪 | 美国防部DARPA重要航空项目研究进展




Copyright © 太原新闻热点联盟@2017